<menuitem id="xv9n5"></menuitem>
  • <cite id="xv9n5"></cite>
    <thead id="xv9n5"></thead>
    <thead id="xv9n5"><dl id="xv9n5"></dl></thead>
    <video id="xv9n5"></video><listing id="xv9n5"><dl id="xv9n5"></dl></listing>
    <cite id="xv9n5"><dl id="xv9n5"></dl></cite><listing id="xv9n5"></listing>
    <var id="xv9n5"></var>
    <progress id="xv9n5"><ins id="xv9n5"></ins></progress>
    <span id="xv9n5"><cite id="xv9n5"><dl id="xv9n5"></dl></cite></span>

    產業扶貧,等不得更“險”不得

    2018-08-09 09:40:00  來源:中國農業新聞網——農民日報


    施維

      媒體報道,在我國重要的火龍果產區貴州省關嶺縣,這里的火龍果,2009年時可以賣到15元/斤,如今價格已經降到1.2元/斤至3.5元/斤。記者調查時發現,一些種植戶甚至開始傾倒賣不完的火龍果,公路邊的一些水池因為種植戶傾倒的火龍果而變成了粉色。

      為何會出現如此顯著的價格下滑?據了解,2008年關嶺將火龍果產業作為促進農民脫貧增收和推進石漠化治理的途徑之一大力推廣,2014年火龍果的種植面積為5200多畝,到了2017年已經達到1.5萬畝。

      “種得多了,價格自然就下來了。”這是最簡單質樸的市場規律。這些年,不只關嶺縣種植面積在不斷擴大,其周邊的鎮寧縣和貞豐縣也在大規模發展火龍果,貴州2015年就超過海南、廣西和廣東,成為全國最大的火龍果種植基地。而全國的火龍果種植面積也從2011年的不足5萬畝發展到目前超過60萬畝。雖然從2016年開始,關嶺縣農業局已意識到風險并采取了一些措施,但是,由于政策調控存在滯后性,前幾年大規模推廣、農民跟風種植的火龍果,正逐步進入盛產期,情況并沒有明顯好轉。

      可以說,關嶺縣火龍果產業發展中遭遇的市場價跌問題,折射出的正是當前一些地區產業扶貧中所面臨的愈加凸顯的市場風險和發展困境。

      近年來,在脫貧攻堅的大背景下,許多地區都在推進產業扶貧,總體上取得了突出成績和積極效果,不少地區貧困戶由此脫了困,貧困縣藉此摘了帽。但同時我們也看到,隨著農業種植業結構調整和產業扶貧力度加大,前期看似可觀的效益引來不少盲目追風者。當過去幾年種植的水果和特色農產品逐漸進入豐產期,在一些地區,由于品種單一、項目過于趨同,集中上市以后面對的市場波動很大。加之勞動力缺乏、生產成本上漲等因素,都在制約著扶貧效應的發揮,成為當前產業扶貧中亟須重視的一個關鍵課題。

      毫無疑問,從長遠的發展來看,產業扶貧是脫貧攻堅的根本出路。這要求我們在脫貧攻堅中要把產業扶貧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切實通過產業發展提高貧困地區自我發展能力,保證脫貧效果的可持續性。但是,如何把產業扶貧這道考題完成好,卻是一個巨大的考驗。任何產業發展都是有風險的,特色農產品價格本身就有很大的周期性,多年來起起伏伏,砍樹、倒奶的事情屢見不鮮,對于一般的農戶而言,可能已經多少適應了。但是對于貧困戶來說,卻是“無法承受之重”,一個浪頭打來恐怕再也難以翻身,必須要慎之又慎。而且,貧困地區產業基礎薄弱、市場配套體系不成熟、交通運輸條件受制,貧困戶自我發展能力弱,對于信息、技術、管理的獲得能力差,更是擺在產業扶貧路上的“攔路虎”。因此,不能簡單把這些地區的產業扶貧和普通地區的產業發展等同起來考慮,還用老經驗、老辦法、老思路去推進,更不能操之過急、用力過猛,必須要從三個層面統籌考量、管控風險、穩中求進。

      從國家層面來看,必須要進一步加強信息發布和產業規劃指導,重點做好市場預警,避免在產業扶貧過程中,某些地區產業大量無序發展,趨于雷同。尤其在整個農產品生產能力大幅提升的背景下,如何平衡好數量和質量的關系,避免某些農業產業的生產過剩,是一個需要重點研究的課題。同時要采取綜合措施,搭建各種平臺,加大對貧困地區農產品品牌推介營銷支持力度,要把推動貧困地區產銷對接作為實現農民脫貧增收的“牛鼻子”。例如,前段時間舉行的“產品出村·助力脫貧”2018全國貧困地區農產品產銷對接活動就起到了積極的效果。

      從地方層面,要建立產業扶貧的風險識別與評估機制,防止“拍腦袋”決策,既要立足自身特點,做大做強“比較優勢”,同時也要注重多條腿走路,多產業發展,避免為了打造所謂的“集中優勢”,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不少地區在發展中一味排斥“小而散,小而全”的產業模式,但其實對于有些貧困地區和貧困戶而言,卻往往很對路子。例如河南省光山縣,實施人均“1畝茶、1畝油茶、1畝中草藥、1畝果蔬”特色產業扶貧行動,“房前屋后一畝茶,一塘肥魚一群鴨”的模式成為貧困戶脫貧的好助手。另外,要大力發展務工經濟,通過建設“扶貧車間”等辦法,拓展貧困地區勞動力本地就業空間,加強貧困地區新型經營主體的培育,強化其與貧困戶的利益聯結機制,并通過引入農業保險機制、探索建立產業扶貧風險專項基金、延長產業鏈等方式,提高產業的自我修復能力。

      從貧困戶個體來看,一方面要激發其內生動力,通過科學的幫扶、培訓等,提高他們種養殖技術和管理能力,提升他們搏擊市場的本領。另外也要遵從現實、腳踏實地。眼前脫貧攻堅已經到了沖刺的關鍵階段,剩下的大多是發展能力較弱的群體,他們的抗風險能力低,經營能力差,這樣的群體大多不適合直接去發展特色的種養殖,而應選擇一些投入較低、產出穩定、風險較少的農業項目,哪怕收入少一點、脫貧的速度慢一點。或者為他們提供一些中、弱勞動強度和技術的務工機會等等。要盡可能量力而行、穩扎穩打,切不可拔苗助長。

      貧困地區、貧困戶搞產業不能等,不能難,更不能險。產業扶貧在戰略上要有長遠眼光,統籌規劃、切實夯牢基礎;局部戰術上還要兼顧“眼前利益”,確保“吃到嘴里的才是肉”。有追求,卻不好高騖遠;有要求,更需謀定后動。如此,才能真正把產業扶貧這盤棋下好。

      產業扶貧在戰略上要有長遠眼光,統籌規劃、切實夯牢基礎;局部戰術上還要兼顧“眼前利益”,確保“吃到嘴里的才是肉”。有追求,卻不好高騖遠;有要求,更需謀定后動。如此,才能真正把產業扶貧這盤棋下好。


    普通篮球价格一般多少
    <menuitem id="xv9n5"></menuitem>
  • <cite id="xv9n5"></cite>
    <thead id="xv9n5"></thead>
    <thead id="xv9n5"><dl id="xv9n5"></dl></thead>
    <video id="xv9n5"></video><listing id="xv9n5"><dl id="xv9n5"></dl></listing>
    <cite id="xv9n5"><dl id="xv9n5"></dl></cite><listing id="xv9n5"></listing>
    <var id="xv9n5"></var>
    <progress id="xv9n5"><ins id="xv9n5"></ins></progress>
    <span id="xv9n5"><cite id="xv9n5"><dl id="xv9n5"></dl></cite></span>
    <menuitem id="xv9n5"></menuitem>
  • <cite id="xv9n5"></cite>
    <thead id="xv9n5"></thead>
    <thead id="xv9n5"><dl id="xv9n5"></dl></thead>
    <video id="xv9n5"></video><listing id="xv9n5"><dl id="xv9n5"></dl></listing>
    <cite id="xv9n5"><dl id="xv9n5"></dl></cite><listing id="xv9n5"></listing>
    <var id="xv9n5"></var>
    <progress id="xv9n5"><ins id="xv9n5"></ins></progress>
    <span id="xv9n5"><cite id="xv9n5"><dl id="xv9n5"></dl></cite></span>